方山为城 四川盆地的南宋城堡

2017-11-30 04:09 来源:现金赌博开户

所以西方人的展览与中国人的不一样。

方山为城 四川盆地的南宋城堡

运山城东门门匾上刻有“天外一峰”四字  南宋年间,为了抗击蒙古铁骑,南宋王朝在今四川、重庆范围内修建了83座山城,如今保存完好者约十余座,如钓鱼城、多功城、云顶城、神臂城、虎头城、运山城、大良城、凌霄城等等,凭借这些城堡,蜀中军民抗击蒙军长达半个世纪之久,就算南宋已亡犹未放弃抵抗,而中国乃至世界的历史,也由于这些城堡悄然改变。

  背叛  1251年6月,托雷之子蒙哥在忽里勒台(即部落大会)被推立为大汗,这位好战的大汗一上台便调兵遣将,出征四方。

蒙哥有感于祖辈在南征北战之中创立了不朽基业,意图剿灭南宋提高自己在蒙古贵族中的声望,于1258年2月发布伐宋的号令,一时间,诸王穆哥、穆都哥,驸马君不花,万户八里赤率领蒙古铁骑云集六盘山,此外投降蒙古的汉将史天泽、郑温、董文蔚、刘黑马等人也率兵应召,这支蒙古军队总兵力大约在十万上下。

这也是蒙古侵宋以来,在四川战场最大的军事行动。  7月,蒙哥留辎于六盘山,亲率蒙军由宝鸡入大散关,经汉中入蜀,浩浩荡荡杀将而来,山城防御体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可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这些山城被攻破的不多,投降的倒不少,南充市蓬安县河舒镇运山城便是这样一座山城——它不乏宋人的血性,更多的却是背叛。  2016年8月的一个清晨,四川省蓬安县河舒镇运山城上,王阿凤婆婆在院子里铺上竹席,将苞谷倒出来晾晒,这年雨水多,苞谷的收成也不好。

她身后是座上了年头的老屋,篱笆墙一层层剥落,露出里面的竹篾条,黑黝黝的木窗早已残破,糊窗户的报纸上,“农业学大寨”几个字清晰可见。

  运山城上有个生产队,大约一百多口人,村里的房子差不多都一个模样,房子的主人是一个叫“邱子”的地主,土改中被“敲了沙罐”,运山城大部分村民的住房都是他的遗产。

山上唯一的现代建筑是“文革”时修的一幢小洋楼,这是微波站的宿舍,不过,就算已是废墟,砖墙上那个大大的“禁”字仍然让村民敬而远之。

南宋的城墙,民国的房子,以及那无所不在的“文革”标语,让人觉得时间一直错乱着。

  从小洋楼穿过一个堰塘,便走到了东城门。

城门顶部的城墙砖已经松动,门额散落在地,上书“天外一峰”四个大字,落款在大清咸丰年间。

王婆婆告诉我,过去城门是有木门的,两侧各有两个插木杠的石洞,木杠外面包裹着铁皮,晚上城门关闭,防止土匪上山抢劫。

  王婆婆知晓的历史,大概只限于晚清、民国了,我走到东城门下,拨开疯长的杂草,一块块长条石露出来,其上开凿“人字纹”,呈“品”字形堆砌,这都是南宋山城的典型特征。

史料记载,南宋淳祐六年(1246年)夏天,余玠视察运山城,发现城池守备不严,责令守将加固。

在余玠督促下,运山城再次大兴土木,主持筑城的是守将杨大渊。

  淳祐十年(1250年),蒙军大将汪德臣与其弟汪直臣屯兵运山城下。

汪德臣之父是金朝大将汪世显,金亡后归降蒙古,汪德臣14岁时陪太子游猎,矢无虚发,征蜀以来更是所向披靡,是蒙军有名的急先锋。

汪德臣亲率大军攻城,宋军飞石、流弩密如流星,汪德臣坐骑被飞石击中,汪直臣则在运山城下丧命。

  宝祐二年(1254年)秋,宋将张大悦接替杨大渊镇守运山城,蒙军再次在运山城东门外扎下大营,许是看到运山城城坚兵强,主将指挥得当,悄然退军。

此事传至朝廷,见到西蜀居然有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的爱将,宋理宗金口一开,令工匠勒石记功,这块石碑,便是著名的《宝祐记功碑》。

 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就是这样一位被南宋王朝寄予厚望的守将,却在1258年以运山城投降蒙军,封咸安郡侯。

此事在南宋朝廷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,运山城从宋军的方城变成蒙军的帅府。

更有甚者,张大悦的投诚如同瘟疫一样在四川战场蔓延,守将叛逃者数不胜数,大大加快了南宋的灭亡进程。

《宝祐记功碑》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,打得南宋王朝面红耳赤。

  东城门旁的岩壁上,《宝祐记功碑》至今尚存,我站在碑下,凝视着这块尴尬的宋碑:“南宋宝祐甲寅秋八月,今制使西清蒲公檄三泉,张侯大悦摄蓬郡,民安其政。

越明年夏,值鞑侵入伺东门弥旬,意叵测。侯不恃险而忽备,惟整禁以待之,竟不果犯,引去。”张大悦初到运山城整理战备,颇得军民支持,碑文也不吝赞美之词,不知披上了蒙军盔甲的张大悦,再看到运山城中这块为他歌功颂德的碑文,该会作何感想?  当年镇守运山城的杨大渊,后镇守苍溪大获城,同样在1258年以城请降,杨大渊为取得蒙古人信任,率兵攻打合州,掳掠万人而去。也就是在这一年,大良城、青居城纷纷投诚,而运山城竟与青居城、大获城、大良城一起,并称蒙军“四大帅府”。云顶城守将姚世安未见什么战功,阳奉阴违的本事倒不少,他因余玠意图削他官职怀恨在心,稍遇进攻便开城请降,《元史》轻蔑地记录了这次投诚:“守将姚某等以众相继来降”。  神臂城守将刘整,原籍京兆樊川,曾在宋蒙灭金之战中率十二勇士夜擒信阳守将,被誉为“赛存孝”。刘整入蜀后累建战功,南宋武将对这位“北人”颇为嫉妒、排斥,又以俞兴最甚,俞兴升任四川制置副使后,打算找个借口把刘整除去。闻得风声的刘整在几次托人斡旋无果后,于1261年6月举起了叛宋降元的白旗,以泸州等十五个州郡、三十万户投诚。当年,神臂城公堂之上,刘整把官吏召集起来,宣布“为南者(南宋)立东庑,为北者(蒙古)立西庑”,颇具讽刺色彩的是,27名文臣武将居然齐刷刷地站到了西庑。刘整后被任命为都元帅,他提出主攻襄樊的主张,得到忽必烈首肯,并为蒙古操练了七万水军,使得南宋王朝再无水师之利,导致胜利的天平彻底倒向了蒙古。(责编:章华维、高红霞)。

(责任编辑:人道至尊 )